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酷文小说网 >> 重生之职业打金 >> 第251章 天马小白

第251章 天马小白

“大哥……”

南宫楚楚虚弱地睁开了眼睛,眼光一下瞥到左落,惨白的脸庞之上顿时爆发出动人的光彩。

“楚楚,你为什么这么傻呢?难道你不知道这湖水会要了你的命吗?”

左落对她对自己的一番痴情,有些感激,更有感动,但是见她如此不爱惜自己,还是有几分后怕,要是他再晚上一些,这个女孩真的出了意外,让他以后怎么自处。

“若是没有了大哥,楚楚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南宫楚楚毫无羞涩地表露着自己的真情。经过刚才那一幕,她实在是胆战心惊,后怕万分,心中的话再也藏不住了。

左落将她搂得更紧了一些。

“傻瓜,以后千万不能再这样做了!你大哥我福大命大,是死不了的!若是你轻生的话,要大哥以后自己一个人该如何是好!”

南宫楚楚温顺地点了下头。

“楚楚日后怎都会留下性命,只为了再看大哥一眼!”

听她说得这么凄凉,左落心中涌起一股不详的念头。

“难不成你还要嫁给那个李剑英吗?”

南宫楚楚刚刚才回复了几分红润的俏脸顿时又变得惨白一片,但她仍是点了下头。

“我不能……违了爹爹的意思!”

只觉一股无名之火从心中涌起,直想狠狠地在这个顽固的美*部打上几下,好好的施行家法。左落实在是想不到经过了两次生死大变,南宫楚楚对她父亲的敬畏之心竟然仍是未曾消退,心里也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无奈之意,这丫头怎么这么固执。

左落看了南宫楚楚美丽的脸庞一眼,心中不禁也起了狠意。

纵使你真的要嫁给那个李剑英,也得要他敢娶才行。他要是敢娶,我也会在你成亲的当日把你硬生生地夺回来,还要在众目睽睽之下,灭了李家,看你以后除了我还能嫁给谁!

他心下打定主意,也就不再多劝,扶起了南宫楚楚,两人重又向谷外走去。

湖的这一边也是长满了铁杉树,又高又大。两人径直行走了半个时辰的时间,终于是走出了谷外,眼前已经是一片绵长的森林。

左落回头看了一下来路,这里的铁杉木大多数是在千年以上的,用来打造战船正是合适,他也不用在等自己那边种植的那些,五年的等待也只是百年年份而已,哪里能和这些相比。

“嗯,给这个谷起个名字吧,这里都是铁木,不如就叫它铁木谷吧!”

无归山脉之中的树林当真是绵延千里,两人走到夜间,也不知走了多少路,但却仍然还在森林中转悠。好在出了那铁木谷,外界的飞禽走兽也渐渐多了起来。左落打了两只野鸡,生起火来烤熟。

两人都是好久没有吃到肉味了,又饿了许久,闻到烤鸡的香味,都是双双肚中直叫起来。左落悄悄拿出调料来,顿时让烤肉飘香四溢。二人都是吃得津津有味。即使以南宫楚楚如此小的胃口,也是吃的只剩下一根鸡腿、一根鸡翅。

见左落差不多已经把自己的吃完了,南宫楚楚不禁将吃剩的鸡腿、鸡翅递了过去。

“大哥,你吃吧,我已经吃饱了!”

“吃这么点?”

对于她的食量,左落也真的是非常疑惑,身为一个武者她本不该只吃那么点的。嘴里虽然这么说着,但他双手还是老实不客气地将鸡腿、鸡翅全部接了过去。

“小绿!”

南宫楚楚抬头望向天上的明月,心中又担忧起了这个乖巧又爱吃的小婢女来。

“大哥,你怎么会到怒涛府来的?”

南宫楚楚想到他刚刚打下整个江南,现在应该正是忙碌处理各方事务的时候,怎么会突然一个人跑到已经被洗劫过一次,荒凉无比的怒涛府来。

左落也不隐瞒自己的目的,现在局势明朗,他的目的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可以说是昭然若揭。

江南大多数地方都已经落到了他的手里,一个南阳郡城翻不起风浪,但它在哪里总归是让人膈应得很,要是和庆国交战,更是有可能让你后院起火,这样的隐患当然是要提前排除才行。

“可是,南阳世家众多,太守府还控制着江南剩下的军队,大哥你一个人,怎么匹敌得过这么多人呢?”

南宫楚楚的担忧不无道理,之前对付李奉一些人,他就那么狼狈了,南阳城里还有一个钱益坐镇,哪怕他真的有大宗师的实力,又哪里是那么容易拿得下来的。

“嗯!”

左落眉头一展,又露出一副淡然自若的表情。

“我可没有想过要硬闯南阳城!现在有的是人愿意帮我,而且谁说我是孤身一人的?南阳周边全都是我的人,军队再多,与我而言又有何妨。你是不是见我之前连李奉他们都打不过,所以担心我?那时我不过修行出了问题罢了。”

想到心猿,左落忍不住皱眉,虽然现在压制下去了。但是这就是一个不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需要时时刻刻小心才行,必须要尽快解决掉它才行。

“可是南阳城里还有钱爷爷啊!他可是大宗师里的高手,比我爷爷还要厉害几分。”

南宫楚楚忍不住担心。

“你南下过来是要投奔钱益的吧?可惜钱益已经退出禁龙卫,从此只是一个闲散的江湖人了,庆国再失一个顶梁柱。”

左落摇摇头,对庆帝的蜜汁操作真的看不懂了。

对龙首的事情漠不关心,袖手旁观也就罢了,这也可以理解,一个破碎虚空的影响力太大了,庆帝没把握掌控,感觉到威胁了,人之常情。

但是在接连失去两个顶尖大宗师的情况下,石乐志的与左落一方死磕,害的刘园战死,逼走南宫市,这样的操作就让人看不明白了,现在钱益心灰意冷,直接告老还乡,他根本不用看庆帝的脸色,可是带来的影响却是方方面面的,这是庆帝和底下人离心离德的开端。

也就是南宫楚楚在被追杀,所以不知道,庆国已经有好几个很有分量的老臣告老还乡,禁龙卫这个天子亲军里更是有很多人直接脱离,浪迹江湖。

听到钱益已经离开,南宫楚楚一阵失神,她来江南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寻求他的庇护,还有就是请他出面说和,为南宫家的女眷求情。

南宫市在外,也只是能够保证她们不受虐待而已。

一个无牵无挂而且疯狂的大宗师谁都不愿意招惹。

“你不用担心,现在有我保护你,我还会帮你把南宫家的人救出来。”

不为南宫楚楚,单单南宫市的人情就足以让他冒险去救南宫家的人了,更何况现在还有这层关系。

“这次我去南阳城,希望赵阳诚识相一点,不然的话我不介意让他消失。”

说到最后一句,左落的语声转冷,杀气不禁外溢,四周顿时一片冰冷,连高窜的火苗也一下子被压到了最低点。

乍露的杀气转瞬却逝,仿佛从未露出过一样,但南宫楚楚却将他杀气盈然的一幕深深地刻到了自己的脑海中,想到若是自己也身陷绝境,他是否也会为了自己露出这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将天地万物不放在眼里的杀气呢?

她神驰了好久。

“大哥,我要与你一同去南阳!”

“南阳可不是好去的!”

左落皱了下眉头,他一个人自然是来去如风,但是带上一个人,却就不一样了。

虽然南阳城里有他的人,还有很多人早就暗地里投诚了,但是说不准赵阳诚会狗急跳墙。

“嗯,我知道。”

南宫楚楚坚定地点了点头。

“我有个小婢被李奉抓去了,他是当朝礼部侍郎的儿子,所以人有可能也被带回了南阳,她是因我而被抓的,于情于理,我都要去救她出来!”

以左落对女子的了解,见她露出如此坚定的神情,知道不管自己这么劝说,恐怕她也是不会听的了。想到以李奉的性子,肯定不会千里迢迢带着一个小婢女回南阳,说不定早已经将她杀了,甚至以邪道妖人的尿性,死都是最好的解脱了

脑中虽然这么想着,但是脸上却是一点也不敢表露出来,只得胡乱安慰了她几句。两人这一天都经历了很多事情,南宫楚楚更是身心俱疲,说了一会儿话,就倚着左落睡过去了。

本来以左落的性子,身边既然有这么一个美丽女子,况且又是乍尝情爱滋味,原本是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她。只是怜惜她这一天这么疲惫,不忍心再去折腾她了。

他不需要睡眠,先是吸收天地灵气修炼,恢复了自己的法力,然后开始磨灭身上的负面情绪。

当然了,有过前车之鉴,他自然不会在一股脑的把法力和精神消耗一空了,至少要保持三分之二的日常战力才行,被一个无名小子打下悬崖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一点点的消磨之后,等状态差不多了他就开始恢复,然后再继续。

篝火渐熄,东方发白。左落第二天醒来,却发现怀中的女子正一脸大汗,俏丽的脸庞之上,染上了一层不正常的艳红之色,娇躯之上更是滚烫无比,显然是染上了风寒。

南宫楚楚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不断地抖动着,粗重的呼吸吐到左落的手上,竟然滚烫无比!

左落暗暗叫苦,想不到昨日虽然是替她驱逐了严寒,今日却仍是发起了高烧。

不过也不难理解,她本才破身不久,就大喜大悲不说,又在那么寒冷刺骨的湖水之中浸泡,发烧一点也不奇怪。

一般内力修为到达一程度后,就不会轻易染上风寒这些小毛病。南宫楚楚年岁虽轻,但一身实力却也达到了先天。但是她昨天以为左落已经遭遇不幸,险些个走火入魔,对内功修为大是不利,在人伤神之际,最是抵受不住外魔所侵。到了现在才爆发出来都已经是她真气修为不错的结果了。

左落不懂医道,就算是急得乱翻跟斗也是没用,当下背起南宫楚楚,在低空御风而行。一口气奔行了三个时辰,方才歇息了一下。他本来想要再赶路,但想到南宫楚楚从早上到现在一直未曾进食,她本来就虚弱,再不吃点东西身体不是更加受不住。。

当下将她抱到了一棵苍天大树之下,让她靠在树干之上,他随便找了点树枝,手一点,火堆就已经生了起来。

他知道南宫楚楚此时不宜吃荤腥,从储物空间里取出早就已经做好的灵米饭,准备加点水煮一下,给她熬粥喝。

不过他没有煮粥的工具,所以在附近准备找找有没有什么合适的。

谁知他才走出没有多远,便强自刹住了身形。只觉一股极其强大的气势正从自己的背后逼来,势道之大,几乎可以赶得刘园当时燃烧气血和他搏命一击的时候。

左落的额上起了一丝冷汗,只觉的背后那股力道有增无减,转眼间的功夫,已经逼到了身后三丈的位置。

他暗暗心惊,实在想不到这丛林之中竟然还隐藏着这么一个大高手,偏偏他身上一点准备也没有,那点印符在对付李奉等人的时候他都没有拿出来,对这样的存在更是笑话。

他缓缓转过身来。

“这位前辈,在下左落,乃是偶经此地,非是故意打扰前辈清修,请前辈见谅!”

他只以为自己闯进了哪位前辈高人的潜心隐居修行之处,被那人的气势所惊,再加上忧心南宫楚楚的伤病,所以不欲得罪了对方,说话之间,非常客气。

只是他虽然说得谦恭,但那人却是理也不理他,只是用沉重的气势将他牢牢锁定。

左落怕自己的动作太快,引起那人的敌意,气机牵引之下,对自己发出轰然一击!但动作虽慢,却仍是转过了身体。

他的目光一到对方之上,饶是以他的修为心性,仍是不禁“咦”了一声,说不出的惊讶奇怪,只感觉最近什么怪事都让自己遇上了!

高人异士多是长得稀奇古怪,左落转过身来的时候,心中已经有所准备。即使对方长得再丑再怪,就算是七十古稀,七八幼龄,都不会让他心生惊讶,毕竟这不仅仅只是一个单纯的武侠世界,这里还有修士的存在。

可是哪怕他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乍一见到对方的样子时,还是结结实实地给吓了一跳!

因为对方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匹丈余长、一人半高的白色骏马!

白色鬃毛在林中微风的吹拂下轻轻飘荡,仿佛水波一般,闪着柔和的光芒,没有半分杂色!只是在额头之上,多了一道金色的印记。它在三丈远处傲然驻立,仿佛世间最高贵的帝王,硕大的双眼之中,满是不屑之色。

它只是静静地站着没有动作,但一股瞬间便可奔腾万里的力量感却展露无余!

左落的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好漂亮的神驹!

而且他还眼尖的看到它背上有一对漂亮的羽翼,静静的贴在背上。

天马!

这绝对是一匹天马。

成年之后可以追风而行,翱翔天际的顶级灵兽。

他虽然也见过不少名驹,但这么神骏的,还是第一次见,天马的传说他只以为是杂谈里的传说,或者已经被修行者带走了,真的是连想也不敢想像这世上居然还有天马存世。

一瞬间,心中涌起了一股想要拥有它的念头,狂热的让他忘记了所有的一切。

这可是顶级灵兽,只要成年就可以拥有炼神返虚层次的实力,不但可以翱翔天际,还天生擅长使用风雷二道法术。

那匹天马轻嘶一下,声音洪亮之极,中气十足,即使是专修音波功法的佛门高僧在此,全力一宣佛门狮子吼也是不过如此!

它轻刨了一下蹄子,硕大的脑袋轻晃一下,仔细地打量着左落,突然前蹄一屈,猛然向左落冲来!

没有人可以描述这种奇快但又优美的动作,仿佛流星一样,美丽而迅捷有力,转眼之间,已经冲到了左落的面前。

左落连眼睛也来不及眨一下,这匹天马已是人立起来,一双沉重的前蹄已是当头击来。

哪怕左落神魂时刻笼罩在自己周身,面对这种速度也根本来不及反应。左落猝不及防,哪里还闪躲得开,匆忙之间,只来得及把双臂举起,护在了头顶之上。

天马一声欢叫,双蹄已是砸下,重重地击在左落的手臂之上。

“嗤”地一声闷响,在天马沉重的压力之下,左落整个人如同木桩一样被它打进了泥土里,小腹以下,全部没到了土中。

那匹天马退后几步,冲着左落看了看,大脑袋连晃几下,嘴里不停地打着呼呼,似是一个恶作剧的小孩恶作剧成功,正看着自己的成果在窃笑一样。

左落只觉的双臂一阵疼痛,继而一阵发麻,仿佛两只手臂已是完全不属于自己!上面附着的法力直接被一下打散。

“最近遇上什么鬼了,怎么老是遇上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先是一头巨鹰,然后就是一个奇冻无比的大湖,再来就是一条长长的怪蛇,最后又是这匹力量奇大无比的天马!莫难成,这不是江湖世界,改成修行世界了?这不是无归山脉吗?什么时候这里有这么多奇珍异兽了!”

左落是真觉得自己这几天流年不利,先是心猿乱动,导致自己出了问题,马上就遭遇了李奉,后面的一桩桩一件件也说不上是好运,虽然都化险为夷了,但他宁愿不要这样。

难道是他占据了江南四郡,所以气运反噬,让他这段时间走背运?

别人可以不信这个,但是作为修士,他还是不得不信的,只可惜他没有手段看自己的气运,他手下也没有这一类人才。

这头天马体型不如那条巨蛇那样庞大,但力量之大,比起那条巨蛇来,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更重要的是它的灵智更高。

只是看它仿佛在讥笑自己一般左落也不禁大怒,双手猛地在地上一按,法力狂涌而出,整个人已然冲天而起!他在空中翻了一个跟斗,猛然朝向那匹天马落下,双掌之上已经是带上了一道青蒙蒙的光华!

那天马又是一声轻嘶,竟然赶在左落落掌前这间不容发的空隙跃了出去!左落双掌击空,法力全打到了地上,顿时击出了一个约摸半丈宽、三尺深的大坑来!

天马更是显得兴奋,前蹄不停地刨着地面,看样子便又要来上一记了。

它就像是一个调皮的孩子,遇到了能陪自己玩耍的人,自然显得兴奋。

左落一掌击空,心中也不惊,毕竟在记载之中,天马不仅追风而行,更厉害的还可以追逐时光。

这只不过是一只幼年天马罢了,还没到成年,顶多算是少年。

哪怕如此,他也需要凝神应对,生怕又一次被它打进了地中。虽说有法力护罩,不会伤到,但被一头畜牲打得这么狼狈,伤害不高,侮辱性极强。

白光一闪,天马再动,仿佛闪电一般,瞬间便冲到了左落的面前,双蹄再度狠狠地砸来!从静止到加速,再突然之间停顿,所折耗的时候竟连脑神经都来不及反应过来,仿佛它根本就没有动过,原本就站在这个地方一般。

这更像是空间瞬移,而不仅仅是御使风的力量。

传说之中,极致的速度就是空间,也就是瞬间移动,当超越了空间,就可以涉及时间。

这匹天马当然没那么变态,但是以它表现出来的实力来看,哪怕不是瞬间移动,至少也已经有点沾边了。

这样的速度实在是饶人听闻。

哪怕他专门用神魂观察,注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但是他还是察觉不到一点征兆。

他甚至提前预判,在天马还没动的时候,他就已经提前向上纵起。

但是这天马的奔行速度实在是快得惊人,他才跳起不过半丈来高,马蹄就已经是打了过来,正向他的小腿!

左落轻嘿一声,双脚踢出,已是和天马的双蹄互碰一下。猛地只觉一股巨大的力道狂涌而至,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一下子便被弹飞出去。耳中传来呼呼的风声,树枝树叶不停地扫拂到了他的身上,直到撞到了一株苍天大树之上,才算止住了身形,猛地摔了下来。

漫天的树叶齐齐落下,撒了他满身,被护身的法力防护罩阻挡,纷纷扬扬的落下去。

左落怒吼一声,一直被个畜生戏耍,他终于动了真火。

这段时间以来,点背也就算了,好容易状态恢复了一些,有遭遇这么一个糟心玩意,换谁都要气的跳脚。

从进入游戏以来,一直顺风顺水,左落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啊!

他从扳指之中取出自己的法剑,身形纵起,三四个起落之后,再次回到了原处。

那匹天马被他踢了蕴含庞大法力的一下,马身也是一个踉跄,直直在地上打了个转,才算稳住了马形。

大大的马.眼睛中露出愤怒之意,仿佛尊贵的帝王被臣下踩到了脚底,满是奇耻大辱一般。

这匹天马乃是无归山脉中的一霸,速度奇快,兼且天生的神力,便是猛虎异兽遇着了它,也只是够被它一脚踩死的资格。它脚程奇快,翻越整个无归山脉,不过几天的功夫而已。整条山脉上下,所有的生灵,无不是见到了它就怕,却又避之不及。这天马最喜欢捣乱凑热闹,山间的猛虎野狼,被它踢断脚骨,没有百头,也不会少多少了。

要是左落知道它这丰功伟绩,还有那恶劣的性格,只怕要忍不住嘴角抽搐,送它一个熊孩子的评价。

只是这个“熊孩子”不但有性格,它还有力量。

此天马自从长大,横行无归山脉,从无抗手。如今竟被左落一脚踢得差点儿翻身倒地,对这个无归之王来说,当真是奇耻大辱!一双眼睛之中之中竟是闪着霹雳一般,摄人的气势已是滋长开来,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它原本就是天生异种,在天马之中都是极尊贵得存在。本身便代表着王霸,是异兽之王,世间生灵,遇上它的气息,莫不退避三舍,只是此物速度太快,若是它心中高兴,便是想退也退避不及。

感受到它的王者之气,左落也是脸色凝重,双眼之中金光闪烁,精神急速消耗,在飞快的解析着对方。

他身上的神魂气息也是毫不掩饰的释放出来,多年养尊处优,他也慢慢的养成了唯我独尊的霸道气势,和他一开始时候的温和大相径庭。

现在的他更多的是外圣内王,温和的表面下是绝对唯我的霸道。

两股王霸之气顿时正面交锋,千万钧的气势压得树叶都瑟瑟发抖起来。方圆三里之内,所有的生物都为这骇人的气势压得肝胆俱裂,一命呜呼。哪怕就是远在十里之外的生灵,是都能受到这两股惊天动地的王者之气。

左落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厉害的异兽,而且还是传说之中的生物,此时也不由见猎心喜,想要和它比一比谁的王者之气更厉害。

他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具有王者之气的人,因为他们不是修行者,想不到竟在这无归山脉之中遇到了一个足以在气势上与他难分高下的对手,而且,这对手竟还只是一头少年天马,当真是让人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

细想一下,这其中其实也不无道理。俗话说的话,所谓天无二日,国无二主,人世间有一个帝王般的强者已经足够,武者中很少有破碎虚空强者一同出现,这动物界自也有他们的万物之主。

这一人一马在气势上平分秋分,竟是谁也难以压得倒谁!左落单手握着法剑,轰然一击已是发动。青色的光华将法剑枝团团裹住,仿佛一道青色的光剑。

那天马好似知道左落这一击绝不是好相与的,居然慢慢地退开几步,突然加速,猛地向左落冲来。

以它的高速尚且还需要倒退加速,此时的速度当真是如同闪电划破天际一般!马身猛然跃起,竟然纵起了几乎有两丈来高,重重地向左落压去!

左落嘴里轻叱一声,这时候根本来不及使用法术,术法对天马来说更是像挠痒痒一样。他只能选择最纯粹的方式,把法力贯注到法剑之上,向天马全力打过去。

“怦”一声大响,左落手中的法剑在两股力道的撞击之下,上面蕴含的法力已是碎成了千百片碎屑,纷纷散落四方,消失不见。左落只觉得眼前一黑,直接是被齐头打进了泥土之中,再也难见到半分踪迹!

那天马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只听得它发出一声长嘶,已然被击飞出去。如同断了线的风筝,直倒飞了二十余丈,撞断了无断棵百年老树,这才跌倒在地上。

它的身体甚是坚韧,虽然被撞得极惨,但却只是疼痛难当而已,倒是没有受到严重的内伤。

它的王者之尊不允许它倒卧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已是站立起来。只是身形摇摇晃晃地,如同醉汉一般。挺立不过数息时间,终于又跌倒在了地上。

猛然之间,地面突然起了一阵轻颤,方圆半里的大树都颤抖起来,树叶纷纷直坠,漫天全是被惊起的飞鸟。轰地一声,仿佛天地一下子倒置一般,所有的泥土全都不受重力控制一般,俱都向上浮起,向天际飞去。

“嗖”的一下,左落破土而出,身子直蹿起了五丈来高,才缓缓落下,身上的气势以比刚才强上千百倍的威势重又君临大地。

左落傲然而立,无边的气势笼罩了整个丛林。动物的敏感程度远在人类之上,当下所有的生物莫不静伏不动,向新任的无归之王献上生杀大权,不敢起一丝反抗之意!

他毕竟是一个站在炼气化神顶端的修士,只待降服心猿就快要着手培养阴神,等到阴神培养出来,能够夜游的时候就代表他在这个境界已经走到尽头了。

单纯的比拼气势,一个少年天马又懂什么呢!

哪怕它智慧堪比七八岁的小孩子也是白搭。

当然了天马的最后一击那也当真是厉害之极,左落虽然有法力形成的防护罩护身,但被它砸那么一下,也免不了气血一阵翻腾,难过得快要吐血开来。但他的法力防护罩也真不是盖得,表现的非常的强横,仍是护住了他的全身,没有让他受到半丝伤害。

他略一调息,护盾顿时扩散成法力,朝着四面八方散开,,将他周身的泥土一一弹开,整个人重新跃回了地面。

天马虽然在气势已是输给了左落,但是天生王者的尊严却是让它宁折不曲,仍旧是强自支撑着爬了起来,对着左落嘶鸣不止。一双充满灵秀的大大的马.眼之中,满是孤傲的死志!

左落收敛住浑身气息,向天马慢慢走去,走到它的跟前,很是郑重的拱手作揖。

“马儿啊马儿,你可千万不要误会,在下只不过与你略略试了下身手,可没有想要折辱你的意思!”

他当然知道这小家伙灵智很高,能够听得懂他说的话。只不过看到它目中的死志还是让他心酸不已,情不自禁地说出了这番话来。

万物都有灵,尤其是天马这样的灵兽更是非常的难得。

天马听得懂人话,当然也感觉到左落话语中的亲切与关怀。当下轻嘶一下,对着左落吐了一下血红色的长长舌头。

左落大喜,伸手抚了抚它颈边的长毛。

“马儿啊马儿,你好生厉害啊,要是放在几天以前我还真的不是你的对手。”

左落在它跟前,对它的夸奖的话不花钱的全部都甩了出去。

见那天马正瞪大了一双眼睛看着他,左落不禁有些讪讪,尴尬一笑,便要伸手去摸马头。

天马怒嘶一声,猛地张口向左落的手咬去。它虽然是感受到了左落的善意,但是天生的尊贵已经刻在了骨子里,一时三刻改变不过来,不能让人触摸它尊贵的头颅,已经是本能的反应了。

左落眼急手快,立时缩了回来。

“马儿,你怎么又生气了!生气可是不好,容易变老的。你看你现在这么漂亮英俊,要是变老变丑的,那不是大大的可惜!”

一番胡说八道,左落心中不禁在想,不知这匹马儿是雌是雄?只是刚刚才惹了它的逆鳞,现在是不敢再去拿起它的尾巴,看看它的性别。

估计他要这么干了,刚刚才缓和下来的关系就要彻底闹僵,直接冲过来找他拼命了。

他现在只想把这匹天马给拐回去,这可是纯正的天马啊,要是带回去配种,产下带有天马血脉的马来,他要建立的超凡骑兵就有着落了。

想到这里,左落不禁有些兴奋起来,当下要把此马留在身边的愿望越来越是强烈。他忙拾了几把青草凑到神驹的嘴边。

“马儿啊马儿,来,请你吃草!你不如跟我到人间去走走吧,那里不但有美味食品,还有如花似玉的美马,我保证让你乐不思蜀!”

天马岂会吃嗟来之食,只是将马头乱晃,一个劲地避开。但左落却非常执拗,非要让它吞落肚中不可,话语之中甚至带上了惑心术的蛊惑之力,他也不管有用没用,先用了再说。一人一马如此却是又耗上了。

若是左落用强,天马必然会以死相抗,偏偏左落只是一味以柔克刚,只是就这么缠着它。

奈何它浑身无力,若不是如此,想来是有多远便逃得多远。它挣扎了许久,终是畜牲,哪能斗得过人,终于还是将那口草料吃到了嘴里。

它也就是不会说话,不然绝对要先一口糊在左落脸上,从未见过这么厚颜无耻之人。

左落得意的哈哈大笑,看着它忽然恶趣味起来。

“马儿啊,吃人的嘴短!你既然要了我的好处,以后自然也要与我共进共退,你说是啵?对了,我给你取个名字呗,你浑身雪白,不如就叫你小白吧!对了,我还得去找锅呢,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

想到南宫楚楚,左落得到天马的喜悦也为止收敛,身形纵起,已是飘然远去。

左落在附近找了许久也没找到自己满意的,干脆找了一个大石头,用剑把中间的挖掉,再把多余厚重的部分削掉,如此一口简易的锅就做好了,他暗自发誓以后一定要在扳指里多方一些吃用的东西,锅碗瓢盆也都要准备齐全。

回到原处,只见小白已经在原地踱步起来,足下平稳,想来是恢复了几分力气。他心中大喜,原本还有些担心自己一走,这匹有了灵智的天马也会跑得无影无踪,但见到它兀自留在原地,想来已经是被自己降服。他知道这等神物一般绝不会择主,可是一旦择主,一生一世都不会反叛!

左落轻抚一下它柔顺的白毛。

“小白,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他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小白是不是真的一意归顺自己,现在感情还不够深厚,担心再次惹恼它,也不敢跃到它的背上,否则要是惹怒了它,让它跑掉的话,当真是稍纵即逝,再也难捕其踪。

一人一马向南宫楚楚所在的大树走去,只行了一会,便到了那株大树之下。

左落跳跃过去,已是将南宫楚楚抱了下来。

他临走前生怕南宫楚楚会翻身挪动,是以点了她的睡穴,免得她乱动摔倒。此时回来,自然不用在怕什么,当下伸手抵在她的肩膀上,一股浑厚的法力已是涌到她的体内,冲开了她被封的睡穴。

小白显然对南宫楚楚颇有好感,一根血红的大舌头已是向南宫楚楚的脸上舔去。

左落忙把身体一挪,躲闪掉。

“小白,除了我,没有人可以吻她的!要是被你这么舔一下,我再吻她的话,那不是不是要吃你的口水了!”

小白鼻孔里喷出两股热气,马屁股对着他,尾巴甩了甩,径直吃草去了。

左落哭笑不得,还带耍小性子的,他严重怀疑,这货是不是有独角兽的血统。

西方的那些独角兽才喜欢亲近纯净的少女。

要是能弄来独角兽和小白配种,也不知道可以得到什么样的后代。

左落凝聚天地间的水元素,把石锅清洗干净,把灵米倒进去熬煮。

粥好了,看着昏睡的南宫楚楚,他只得先把粥含到自己嘴里,再喂给她。

左落哺了三四口,却发现南宫楚楚的呼吸越来越是紊乱,他心中吓了一跳,还以为她的病情又再恶化,却见南宫楚楚已是睁开了双妙目,羞羞怯怯地看了他一眼。

“大哥,你在做什么?”

左落又含了一口粥,朝着她印去,嘴里含糊的回答。

“我在喂你吃东西啊!”

南宫楚楚忙躲了出去。

“大哥,你又要胡闹了!”

猛然之间,只觉脑袋一阵疼痛,忍不住轻哼一声。

“大哥,我的头好痛啊!”

“楚楚,没事的,只是受了些风寒,有些发烧,很快便没事的!”

左落把嘴里的粥咽下,柔声安慰起来。

南宫楚楚这才发现自己浑身无力,就连要抬一下手臂,也是极其困难。

“大哥,我拖累你了,你会不会怪我啊?”

南宫楚楚可怜兮兮地说道,病中的她,英气全消,满是女儿家的楚楚动人,当真是我见犹怜,真的是人如其名。

“我怎么会怪你呢!”

左落一脸怜爱的看着她。

“呼呼”,小白在一边溜达过来,在南宫楚楚的身后轻轻喘着粗气。

“呀!”

南宫楚楚吓了一跳,忙转头去,却看到一匹浑身雪白的高大神驹,不禁笑逐颜开。

“好漂亮的一匹马啊!大哥,这匹马是从哪里来的?”

乘左落不注意,小白的舌头还是舔到了南宫楚楚的脸上,逗得南宫楚楚格格地娇笑起来,整个人好像也精神了不少。她伸出手来,便要去摸小白的头颅。

左落心里一紧,要是小白发起怒来,南宫楚楚可要倒大霉了。他正要抱着她闪开,却见小白低下头来,主动将大脑袋凑到了南宫楚楚手边。

南宫楚楚轻轻抚摸着小白头上柔顺暖和的长毛。

“大哥,它的毛好光滑哦!你还没有告诉我,它是从哪里来的呢?”

左落看的暗暗称奇,不明白这小白怎么转性了,一边把在林子中遇上小白之事慢慢跟她说,一边也将手伸到小白的头上。谁知小白马嘴大张,又是向他咬去!

左落终于明白过来,这家伙一定是雄马无疑,只是想不到却是如此好色轻友!左落把南宫楚楚抱起。

“楚楚,我们还是赶路吧!你虽然只是受了些风寒,但不服药的话,以后也容易留下病根。!”

宫楚楚温柔地点点头,收回了抚在小白头上的纤手,双手一圈,已是抱住了左落的脖子。

左落本来想背着她的,但见她如此,也只好横抱着她。两人一马走出老远,南宫楚楚却始终用一双大大的眼睛盯着左落,目光片刻也舍不得离开。

左落轻轻一笑。

“楚楚,你老是看着我干嘛?”

“我觉得每多看大哥一眼,身上便多了几分力气!说不定,到了晚上的时候,楚楚的病便全好了。”

南宫楚楚妩媚地看了他一眼。

左落只觉浑身一热,欲.念刹那间被她一句话一个眼神给挑动起来。想到这个妮子之前的狂野,不禁有些回味。而且如今的她相比前夜更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的韵味,要是晚上她的病好了,非得好好与她亲热一番!

“那是最好了。”

左落抱着她的双手不禁多用了几分力道。

“晚上我可要替你好生检查一下!”

“呼呼”,小白见两人只顾着说话,竟是将它忽略过去,不禁在一边喘起大气,似是在表示愤怒一般。

又走了一段路,小白终于耐不住两人的缓慢行走,张嘴咬住了左落的衣角,微微伏低了马身。

左落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白,你终于还是投降了!记着啊,这可是你自己要这么干的,可不是我逼你的!”

嘴里说着,他却是老实不客气的抱着南宫楚楚跃上了马背。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无数次,以后的坐骑终于不用愁了。

小白速度当真是快捷得无与伦比,虽然负着两人,但在一柱香的时间内跑过的距离,却比左落独自一人低空飞行还要快上四五倍,当真是骇人之极。

突然之间,小白猛然停住了脚步,露出警戒的神色。

左落六感展开,眉头紧蹙。

“小白,你也感觉到了吗?”

空气之中,突然弥散着嗜血的气息,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喜欢重生之职业打金请大家收藏:(www.kuwenxs.com)重生之职业打金酷文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重生之职业打金最新章节 - 重生之职业打金全文阅读 - 重生之职业打金txt下载 - 天缘无尽的全部小说 - 重生之职业打金 酷文小说网

猜你喜欢: 神奇宝贝之天选系统神箭诛日心跳是神级天赋开局在和平精英当学霸网游之强化系统LOL之杀人升级网游之绝对巅峰梦幻西游之海贼归来绝地求生之全能战神网游之暴走盾战英雄联盟之直播系统文明重启:我,外挂玩家有请下一位天才中单网游之倒行逆施诸天之盾者无伤网游之星剑传奇LOL之掉落系统我投篮实在太准了游戏降临异世界网游之狂仙打穿steam游戏库提前登陆:西游战纪神圣铸剑师csgo之我能一换一冠军传奇网游之屠夫
完本推荐: 落地一把98K全文阅读苍穹龙骑全文阅读魔法学徒全文阅读他最野了全文阅读名士全文阅读造化之门全文阅读我家经纪人会读心[娱乐圈]全文阅读树宗全文阅读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全文阅读重生宠婚:吻安,老公大人全文阅读后丧尸时代全文阅读妖皇每天都想与我结契全文阅读火影之忍界闪光全文阅读最强基因全文阅读游医全文阅读擎天一棍全文阅读快穿女配逆袭:男神,宠上瘾全文阅读男神们争着当我爹全文阅读地府朋友圈全文阅读异界流氓天尊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能推演世界走向姜六娘发家日常恶毒姐姐重生了穿回二十年前领养我自己剑卒过河神话版三国全能千金燃翻天玩家凶猛异香我们全家都是极品星临诸天大唐逍遥驸马爷佣兵之秦汉永恒向往的生活之变形天王系统匹配真香小人鱼他超乖不周山:老婆,大佬,666洪荒:开局投影圣人天赋凶猛道侣也重生了女学霸在古代日月风华我的人生模拟器箭魔柳案明六宫粉万人外迷大佬我好酸娱乐之我有六个扶弟魔姐姐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神秀之主

重生之职业打金最新章节手机版 - 重生之职业打金全文阅读手机版 - 重生之职业打金txt下载手机版 - 天缘无尽的全部小说 - 重生之职业打金 酷文小说网移动版 - 酷文小说网手机站